首页 > 学科平台 > 语文组

凝练·凝重·凝厚(黄震 已发表)

来源:     阅读量:997     时间: 2009-03-30 09:03:05

凝练·凝重·凝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----谈《柳子厚墓志铭》的铭文特色

      江苏  

道不同,趣相近。文学史上两位散文大家以其特定的个性,不仅给后人留下了千古不朽的文章,也留下一段段感人至深的交往故事。在韩愈为柳宗元写的这篇著名的墓志铭中,我们可以感悟许多细微的情感和耐人回味的历史鳞爪。

语言凝练 要言不烦  铭文是我国古代社会在人死后,将死者的生平刻在墓中或墓外的石牌上的文字。石刻文字,记述生平,流传后世,这就要求,墓志铭的文字必须简要,精练。有所取舍,不能烦琐。“号为刚直”是对柳宗元死去父亲的肯定,“子厚少精敏,无不通达。”是对少年柳宗元的评价,“子厚前时少年,勇于为人,不自贵重顾藉。”直接指出了少年时代的柳宗元把建功立业看得过于简单的个性特点。铭文的结尾部分,生死之日、归葬、子嗣以及铭辞等是必不可少的交代,“元和十四年十一月八日卒,年四十七。以十五年七月一日归葬万年先人墓侧。”此句虽然没有直接交代其出生日和原籍,可以从文字中推知。要言不烦,简洁明了。千字左右的短文,容量丰富,既应铭文的要求,面面俱到,又于凝练的表达中蕴涵着丰富的文意。后世如成语“酒食征逐”即出自文句“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悦,酒食游戏相征逐,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。”意为酒肉朋友以吃喝交往。成语“落井下石”出自“落陷井,不一引手救,反挤之,又下石焉者,皆是也。” 比喻乘人有危难时,加以陷害。

感情凝重 称美隐恶  死者长已矣,生者尚悲歌。逝者已去,盖棺定论。墓志铭在评价死者经历的人生,按照惯例应该“称美弗称恶”,韩愈基本上按照这个原则构思本文,大多文字极力“称美”,但又不完全“弗称恶”。一方面称颂柳宗元的文学成就、政治功绩,处处体现朋友之间的深厚情谊。“崭然见头角”、“名声大振”、“俊杰廉悍”、“ 踔厉风发”等词句,不吝溢美之词。用“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,悉有法度可观”、“诸公要人,争欲令出我门下,交口荐誉之”等句子侧面表现世人对柳宗元的仰慕和高度的评价。另一方面,不难看出,由于韩柳两人政治主张的不同,文中关于柳宗元屡遭贬斥的关键大事,韩愈很得体的隐藏了个人的好恶,淡化处理了致使柳宗元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大事,“遇用事者得罪,例出为刺史。未至,又例贬州司马。”于简笔沉稳之中体现出凝重的气氛。

思想凝厚 桴鼓相应  纯粹的铭文,内容指向集中,无非记述和称颂,作为散文大家的韩愈,于平庸中挖掘出神奇之笔,显示出其过人的功力,尤能体现这位古文化运动主将的创造性智慧的光芒。这篇墓志铭华彩部分是两段议论性的文字。其一是写到“以柳易播”时,文章宕开一笔,“呜呼,士穷乃见节义。”这一概括性很强的句子,既是对柳宗元的高度赞颂,也体现了韩愈对世风的感叹,接下来的议论,运用对比的手法,抨击了酒食征逐落井下石的小人嘴脸。末句“闻子厚之风,亦可少愧矣。”将宕开之笔又归结到原文,开合自如,其妙无比。接下来的一段,评述柳宗元的一生的得失,自然的概括出了“文穷而后工”的艺术哲理。面临“材不为世用,道不行于时也”,文章提出一系列的假设,比较得失。一种人,生前富贵,身后无名;另一种人,生前困顿,文章“必传于后如今”。“孰得孰失,必有能辨之者。”惋惜还是庆幸?是柳宗元的不幸吗?韩愈自己不也有相似的经历和遭遇吗?桴鼓相应,发人深省。

 

 

上一篇: 一样分别 两种风情(... 下一篇:语文必修一复习讲义(...